他是大师赛裁判组长,还用网球模式打造出一个口碑最佳的上马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0-10 11:12

他是大师赛裁判组长,还用网球模式打造出一个口碑最佳的上马

2018-10-10 07:00来源:新闻晨报体育伊万诺维奇/赛事/网球

原标题:他是大师赛裁判组长,还用网球模式打造出一个口碑最佳的上马

上海劳力士大师赛十周年,所有的话题都围着“回忆”、“见证”展开。除了我们之前谈过的速记员及厨师,在场上和场下与球员们最常打交道的裁判们自然也回忆满满。

赛事裁判组长杨勇,从2002年上海大师杯赛开始任职司线,他见证着职业网球赛事在中国呈几何级数的增长,见证中国裁判队伍在赛事锤炼中的成熟与壮大。

一起与上海劳力士大师赛走过了这么多个年头,杨勇脑海中的记忆虽已沉淀不少,但每当谈起时,总又能掀起波澜。

中国司线水平已与国际接轨

新人裁判需保持耐心 积攒资历

“2006年是标志性的一年。北京奥运会前,为了提高国内裁判水平,都是出去做。但这十几年下来,国内已经有非常多的职业赛事,不仅是ATP、WTA、还有挑战赛、ITF赛事,中国裁判不用出国也得到了锻炼,达到执场大满贯赛的水平。以前比赛有外国司线的话,那肯定外国司线是权威,但现在大家水平差不多、甚至有时候我们中国司线水平还更好一点。

杨勇拿出一组数字:2006年,中国1个铜牌主裁、6个白牌主裁。但12年后已经拥有1位金牌裁判长,2位银牌裁判长;2位金牌裁判组长,3位银牌裁判组长;1位金牌主裁、6位铜牌主裁以及近50位白牌主裁,而杨勇就是中国2位金牌裁判组长中的一位,6位铜牌主裁中的一人。

说到这里稍稍科普一下,网球赛事的裁判分监督、裁判长、裁判组长、主裁以及司线,一共5级

监督负责的是一个赛事最核心的事务:抽签、赛程、执场主裁等,他需要跟组委会密切合作;裁判长的主要工作是送运动员上场地,处理决定运动员在场上的各种状况,简而言之他的工作对象是球员;裁判组长,也就是杨勇在上海劳力士大师赛担任的职位,赛前他需要管理裁判、司线的行程、住宿,比赛开始后则要安排司线的工作:谁,去哪片场地,哪场比赛,看哪条线。简而言之,他的工作对象是裁判和司线

上海劳力士大师赛有13位主裁、71位司线

31号办公室是裁判员办公室 被称为“赛事最核心的房间”

目前,有资质执场大满贯赛事的中国裁判,已经超过60人次,但为何今年温网还是只有金牌主裁张娟一个中国面孔?杨勇坦言,那是因为网球裁判体系也是一个很标准的金字塔型,达到一定程度之后,上升很难。“要提升层次,必须符合以下条件:一是语言,国际裁判考试对语言要求比较高;二是技术,或者说时间,经验一定是日积月累起来的。”

但另一方面,你在电视里看得到的主裁,全世界就20多人。ATP8个、WTA8个,ITF8个。基本上一个萝卜一个坑,虽然有严格的考评制度,但这些裁判一年30多周比赛做下来,水平也不太可能下降。所以新人基本上还是要等这些裁判退出,才有位置。

在费德勒面前犯错 他记到现在

司线生涯最后一战08澳网女单决赛

从“大师杯”到“大师赛”,杨勇说赛事每年都在进步,观众的观赛体验也更好。“2002年的时候我们还没有鹰眼,2006年大师杯回到上海时有了。有了鹰眼,对司线的工作,一开始是一种压力,但到后来就感觉出是一种支持。因为到比分非常紧张的时候、关键的时候、赛点的时候,那个球是沾着一点线还是没沾到,有鹰眼的话你就感到一种很大的支撑,否则你的责任真的很重大。”

杨勇特别谈到了他作为司线员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,那是2008年澳网女单决赛,莎拉波娃对伊万诺维奇。

莎拉波娃的冠军点,她球打到伊万的底线,出界一点点,我喊了OUT。本来莎拉波娃已经感觉赢了,要开始庆祝了,这下她挑战鹰眼。这分要是没出界,比赛就结束了,全场都在喊,希望这是个好球。但鹰眼证明确实是个出界。这时候真的觉得鹰眼是一种支持,不然全世界都盯着你的判罚,压力真的很大。

另一次让杨勇记忆深刻的判罚,是2006年上海大师杯,费德勒对阵罗迪克。因为在大牌面前犯了一个错,这一次判罚让杨勇记到现在。

两个人打了好几个来回,罗迪克打得很快,但费德勒面对来球用拍子一停,没回过去。这时候我好球手势已经做出来了,但费德勒显然认为这个球出界了。我就一愣:我明明看到是好球啊。但他既然没回过去,证明他非常确信这个球出界了。费德勒鹰眼挑战,果真出界了。这时候我就觉得,到底是顶级的球员,看得更准。

最近10年,杨勇在中网、上海大师赛先后担任裁判组长的角色。为了通过“铜牌主裁”的考评,他也一年执场40场稍低级别巡回赛。但司线员的位置,10年来再也没站回去过。怀念眼力大挑战的日子吗?杨勇说,有时也会怀念,但真要站回去,心里犯怵。毕竟司线员凭的就是千锤百炼后一刹那的感觉,久不站在场地上,感觉就退化了。

网球裁判只是爱好

正式身份是马拉松赛事总监

身兼金牌裁判组长、铜牌主裁,杨勇绝对算得上中国网球界顶尖的技术人才。但你绝对想不到,网球只是他的业余爱好,他的正式身份是马拉松赛事总监。

“能一直坚持自己的爱好,要感谢工作单位的支持,当然自己也要协调好工作。就像今天上午,我是先去的办公室,再来的赛场。”2个月前,杨勇加盟阿里体育,成为“杭马”赛事总监。大师赛一结束,他就要去杭州报到,筹备11月4日开跑的“杭马”。

被阿里识中,当然是因为他之前几年作为“上马”赛事总监的卓越表现,短短5年间将“上马”打造成为国内最顶层的马拉松赛事。而杨勇说,这许多的理念、创意,都是向职业网球赛事学来的。

“职业网球和马拉松是非常互补的,网球是观赏性的职业赛事,职业化的程度绝对领先于其他项目。所以网球比赛的赛事组织,绝对有许多可以借鉴的地方。”杨勇说,“最突出一点就是服务。整个网球赛事对选手的服务可谓极致,我能想得到的我都给你。我们上马的理念也是这样,来打网球的是精英选手,来跑马拉松的也是选手,既然参加比赛我们都要提供服务。

所以现在国内很多马拉松赛事被诟病不重视跑者服务,而我们上马是把跑者服务这块放在很前面的,一切从跑者的角度去考虑,让他们有好的体验,开心、方便,我们的口碑也是这样树立起来的。”杨勇说,“上马服务理念的建立,真的跟网球的关系很大。作为司线员感受最深的,就是鹰眼的使用。而这个初衷就是从球员出发,ATP、WTA、ITF都是球员组织,所以他们想的是提供公平的比赛环境,一切从球员出发。”

“上马”另一大从网球得来的借鉴,就是积分体系。“网球有系列赛,有1000、有500,我把这套积分体系也用到了上马,全马1000,不同级别比赛也有不同的积分。网球有这样一个很完善的体系,上马也率先在马拉松赛事中建立了自己的系列赛体系。此外,网球还有种子,上马就设了精英通道,跑得快的直通、跑得慢的抽签。”

如今杨勇加盟阿里体育,他期待互联网公司会将更多新技术融入到体育赛事中来。

网球赛事中新技术运用一直是走在所有体育赛事前面的,比如鹰眼、飞猫。而马拉松是个刚刚兴起的参与性运动,尤其在中国才发展了几年。但我们已经今年要尝试检录人脸识别、实时心率监测,“运动银行”线上赛……体育还是很传统的项目,偏重线下体验,信息化程度不高,所以高科技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网跟体育结合,肯定会有不一样的火花。

撰文:王嫣

图片:杨勇提供

编辑:陈庚

新鲜体育赛况 深度人物好文

以及新闻晨报体育头条号吧~

本文版权归新闻晨报体育所有,侵权必究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